圣经、外星人绑架和濒死体验都具有的共同之处

第一章:圣经中的星体旅行者

一开始,我就要明确表明,我不会说上帝不存在。我只是讨论一些具体的个人案例,在这些案例中,可能发生了对事件的误解,如此而已。如果我想讨论上帝的存在,我会另写一片文章。

9岁那年,出于纯粹的好奇和个人的愿望,我第一次阅读了《圣经》。即使回到那时候,我头脑中都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一个问题:圣经故事的主角在做梦时或在处于接近睡眠状态的状态时,不会经常甚至几乎总是遇见更高级的神吗?

(《塞缪尔记下》,第7章)

4当夜,耶和华的话临到拿单,说,

(《使徒行传》,第16章)

9夜间有异象现与保罗;有一个马其顿人,站着求他说,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

(《使徒行传》,第18章)

9 夜间主在异象中对保罗说,不要怕,只管讲,不要闭口。

(《律法书第一卷:创世纪》,第18章)

2夜间,神在异象中对以色列说,雅各。雅各。他说,我在这里。

(《历代记第一本书》,第17章)

3当夜,神的话临到拿单,说,

我甚至不用费心去罗列白纸黑字写下的那些例子,“主在梦中向他显现,说…”这样的段落比比皆是。要不是因为我的学生和我已经在入睡时和睡醒时使用技巧出体,并在做梦时变得有意识,我会到此为止。

马吉科(Al Magico

这一夜,终于有意识地发生了!

阿米哥(Amigo

我夜晚在自己的卧室醒来。房间很黑。我试图开灯,当灯的开关不在平常所在的地方,我意识到我在做梦。房间这么黑,以至于我开始感到很害怕 …

阿兹慕(Azimut

我有一年多的时间无法做到星体投射,直到我开始更频繁更激烈地使用间接技巧。今晨9点钟发生了星体投射

但那只是开始。最有趣的是,我在《圣经》中已经发现对入睡或睡醒时自发出体的至少四处明确描述。同时,这种描述显然还有更多,但其它地方只是简短描述,因此是不太明显的例子。这四段会考虑大部分细节,而其中一切都说得通。

(《列王记上》,第19章)

4但是他自己在旷野走了一日的路程,来到一棵罗腾树下,就坐在那里求死,说,够了;耶和华阿,现在求你取我的性命,因为我不胜于我的列祖。

5他就躺在罗腾树下,睡着了,看到有一个天使拍他,说,起来吃吧。

6 他看见头旁有一个炭火烧的饼,还有一瓶水。他就吃了喝了,仍然躺下。

耶和华的使者第二次来拍他,说,起来吃吧;因为你当走的路甚远。

听起来很熟悉?还记得这样的情况吗,父母明明叫醒你去上学,然后你穿好衣服,把自己的书本收拾到一起,但是后来父母又再次叫醒自己?这在你身上可能发生过若干次。或者,你还记得这样的情况吗,明明已经把闹钟关了,但是后来又再响了一次,把你唤醒?那就是典型的虚假睡醒。你几乎每天都会遇到虚假睡醒,但情形往往都不生动。正是由于缺乏生动性,所以人们往往认识不到发生了虚假睡醒。睡醒时发生的所有感觉和活动有三分之一只是仿佛发生在真实的世界,但其实不是。

爱德加拉(Edgaras

我那时候大约是8岁到10岁的样子。闹钟关了,我实在不想起床。片刻我想,怎么就到上学时间了 然后我起身下床,已经完全清醒了,然后去了洗手间突然,妈妈近了房间,叫我醒来去上学这不止一次发生在我身上

我们来想象一下,如果利亚不是在一棵罗腾树树下入睡,而是在一个舒适的公寓入睡,那么他入睡时的想法就不会是关于上帝,而是第二天得去上学这个事实。在那种情况下天使还会来见利亚吗?或者想象一下,爱德加拉处于利亚的位置。入睡时想着出体是随后睡醒时拥有出体体验的其中一个关键秘密。同时,你可以不只是想着出体,还可以想着你想从出体体验本身获取什么因此,天使会造访利亚一点都不出奇,因为利亚一直都在想着自己与上帝的关系,怀着这种想法的时间不是在午后散步期间,而是在刚刚入睡后。但利亚没有认识到,他随后睡醒是虚假的,因为就感觉的生动性来说,出体体验要优于清醒的生活。

(《塞缪尔记上》,第3章)

1那孩子塞缪尔在以利面前事奉耶和华。在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异象也不常有。

2这一天,以利在自己的地方睡着,他的双眼开始昏花,不能看清楚了;

3那时上帝的灯还没有熄灭,塞缪尔就在耶和华殿堂上帝的约柜那里睡着;

4耶和华呼唤了塞缪尔,塞缪尔回答:我在这里呢。

5他跑到以利跟前说,你呼唤我,我在这里呢。但是以利说,我没呼唤你,回去睡吧。他就去睡了。

6耶和华又再呼唤塞缪尔。塞缪尔起来,到以利跟前说,你确实呼唤我,我在这里呢。以利说,我儿啊,我们要呼唤你,回去睡吧。

7那时塞缪尔还未认识耶和华,耶和华的话也还未向他启示过。

8耶和华第三次又呼唤了塞缪尔。塞缪尔起来,到以利跟前说,你确实呼唤我,我就在这里呢。以利这才明白是耶和华在呼唤这孩子。

9于是以利对塞缪尔说,去睡吧,若再呼唤你,你就说,耶和华啊,请说,仆人听着呢。塞缪尔就去了,仍睡在自己的地方。

10耶和华又来站着,像前几次一样呼唤,塞缪尔,塞缪尔。塞缪尔回答,请说吧,仆人听着呢。

11耶和华对塞缪尔说,看吧,我在以色列必行一件事,就是凡听见的人耳朵都会颤动的。

根据我的研究,不低于50%的受访者报告自己一生中至少有一次在入睡时听到类似的声音。而且,他们记得听到了虽然是假想的但又是能识别出的声音。还有一种情况我们没有考虑在内的,就是所有人都有千百次入睡和睡醒时听到不真实的声音,但是当时都不以为意,因为以为那些是真实的声音(以为是邻居的说话声或是从窗外传来的声音)。当意识淡出或再度回来时,这完全是很正常的。

古德曼(Goodman

大约下午2点的时候我决定躺下。刚躺在床上大约2分钟后,我听到了一个声音。不知怎么的觉得有人就坐在沙发旁边的椅子上

施莱德Slider

入睡前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仿佛有人在叫我请注意我还没睡着。一开始是正常的“声音”然后那声音就变得越发专横起来,再后来那声音开始命令我。再后来仿佛什么东西将我拽到床上

甚至就有一种特殊的技巧,可以诱导这种声音并利用这种声音出体。这种技巧称为倾听技巧,有很多变体,包括在入睡时,尤其在刚醒来时,尝试听到某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如果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那就可以出体。练习者通常给自己设定的目标都不包括遇见上帝。另一方面,塞缪尔从他的导师那里得到了明确的命令:(去睡吧,若再呼唤你,你就说,耶和华啊,请说,仆人听着呢。)

现在来看看接下来的两个圣经段落。这两个段落都非常相似。至少我们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可以回忆起自己时不时发现自己处于完全熟悉的情形:睡眠麻痹(睡眠昏迷、僵直),这种情形几乎总是伴有强烈的恐惧,而且往往在入睡或睡醒时发生。

(《约伯记》,第4章)

12有话暗中传给我,我的耳朵听到细语。

13当别人都在沉睡的时候,它就像夜里的异像来临。

14恐惧战兢临到我身,使我百骨战抖。

15有灵从我面前经过,我身上的毫毛竖立。

16那灵停住,我却不能辨其形状;有形像在我眼前。我在静默中听见有声音,说,

(《律法书第一卷:创世纪》,第15章)

12日头正落的时候,亚伯兰沉沉地睡了。忽然有惊人的大黑暗落在他身上。

13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的确知道,你的后裔必寄居别人的地,又服事那地的人。那地的人要苦待他们四百年。

我们来看看从我所拥有的几百个现代记述中精选的几个。这些记述就像上面引用的圣经段落一样,肯定会打动你,尤其是在所感到的情绪方面。

斯特莱斯(Stress

….有尖锐的爆裂声,有倒塌的感觉。有人在我的耳边含糊低语,又变成了尖叫声,沉寂片刻,又从四面八方传来爆震的声音。我在致命的恐惧感中惊慌失措。

斯凯尔(Skyer

我因为做梦时就开始的极度惊吓而醒来一种强烈的恐惧感突然包围了我。远处有什么东西开始弄出很多噪声

索尔(Sol

….上次,由于睡眠麻痹加上强烈的恐惧感,我滚下了床

睡醒时或入睡时的恐惧和黑暗对于出体旅行练习来说,这些都是完全具有典型性的东西。根据新手的报告,他们有三分之一的情况都会体验恐惧和黑暗!同时,他们很少期待之后遇到上帝,因此上帝通常也不向他们显现。

这正说到了这个现象的本质。在自发的不受控制的出体体验中,所得到的就正是自己此刻所害怕或期待的。这一点在下文中会一次又一次地得到证明。同时,在上面的圣经节选中,为什么主角们会遇到耶和华,原因是完全清晰易懂的,那就是,只要他们心中只想着上帝,就一定会遇见上帝。对他们来说,看到了上帝是完全正常的事情。

接下来要讲的是最重要的,虽然这一切似乎都是空谈或毫无意义的理论,但请听我讲:不只是圣经人物遇到过上帝。其它来源有多少类似的故事呢?很多。这些故事全都包含同样的明显特征:躺下,入睡,醒来等等。而且,一个人每次练习出体都可以遇见上帝。程序很简单:使用技巧出体,然后使用技巧找到自己要寻找的对象。就是这样我年轻时,第一次进入出体旅行时,出于纯粹的好奇,我好几次遇见了上帝。我遇到几十个练习者都做了同样的事情。你也可以自己试一下。

但是遇到的是谁或是什么东西?真的是上帝吗?就由你来决定。有些练习者会说,那是潜意识头脑产生的模拟,而潜意识头脑在出体体验过程中控制一切。其他人坚持认为,他们造访了许多天神居住的平行世界。也有另外一些人说,在所有这些体验过程中都遇到了人人谈论的同一个上帝。最有可能的解释是,在这类现象中没有什么真正的神在起作用。上帝很可能存在,但在这类情况下,是有些稍许不同的东西。

结论:《圣经》中出现的关于耶和华的记述至少有一部分并不是造物主自己来访。最有可能的解释是,这些都是自发的未认识到的对出体状态的体验,随后产生了由于对全能者的信仰和期待而诱导出来的超自然情节。支持这个立场的最有份量的论据是,任何人都可以自己重现这样的体验。谁知道呢,如果不是有自发的出体体验,也许《圣经》本身根本不会被写出来。

《圣经》本身不就是表明我们拥有潜能的一种暗示吗?这种能力太重要、太特殊,以至于我们只能将其与神联系起来。

第二章:外星人绑架应用

外星文明是否存在这个问题并不在本文范围之内,但我想说明的是,大部分不明飞行物绑架报道都涉及与《圣经》中提到的情况相同的对自发出体状态的错误解释。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神灵。我到是真的相信有其它文明存在,但我并不相信他们会像读了几千个“绑架报道”的人可以推断出的外星人造访家中的情形中所涉及的那样。

与《圣经》中上帝的显现一样,我总是由于外星人绑架故事而不安,因为在主体入睡或睡醒时,两者几乎总是发生。

克里斯蒂娜CChristina C),ufocsebook.com

因为听到他哭,我醒来了,房间很暗,只有一丝光亮从拉下的窗帘中透出来。我走到他的婴儿床边,俯身去要把他抱起来,但他不在那儿!我大声叫他爸爸,但他爸爸一直没动。我走到房间的另一侧,想要开灯,但就是打不开!我回到婴儿床边,一道明亮的光闪现,正穿透窗户,然后就看到他了,还在哭,很不安,我把他抱起来,紧紧抱住就在房子的正上方,有一个巨大的三角形物体

惠特利·斯特里伯Whitley Strieber),ufocasebook.com

几个小时后,他被一种异常的声音惊醒。他感到自己小屋的安全已经被破坏。很快他就很震惊地看到某个生物在自己的卧室里

如果你仍然希望我在上一章中得出的结论是错误的,那么我接下来要说的可能彻底让你淡定不了。15岁时,我也被“绑架了”。但是,两年后,获得了重要的出体体验和清明梦体验后,我认识到,那其实都是自发出体。要不是后来又重复出现了那样的体验,要不是我开始长期坚持关于这种现象的实验研究,那么时至今日我可能都还是百分百确信自己被外星人绑架了。毕竟,那种感觉完全真实,一个人怎么会不相信自己的感觉呢?我一直都有相当生动和清明的梦,但是这不管怎么衡量都一点不像梦。

我在“绑架”过程中遇到的睡醒、入睡、恐惧和麻痹是外星人绑架故事的典型特征,你可以在各种各样的来源一次又一次地读到这类故事。举些例子:

阿诺尼(Anonim),ufocasebook.com

一天晚上,我大约在凌晨3:00醒来,吓坏了。我感觉有两个什么东西在我的卧室里,就在床脚。我没试着看他们,因为我害怕会看到什么吓人的。我看到了时钟发出的光,杰夫(我的丈夫)就睡在我旁边。我尝试翻身(我是肚子朝下睡的)把他叫醒,但是我麻痹了。然后我尝试尖叫,但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阿诺尼(Anonim),ufocasebook.com

1987年)六月下旬,她在自己的床上躺下,觉得有些不安,仿佛有人在看着自己。时间是晚上10:00。后来他听到一个声音说,“我们为你而来你不会受伤害。”然后她认识到,自己整个身体麻痹了,只有双眼可以活动

阿诺尼(Anonim),ufocasebook.com

有一晚,我坐在外面阅读。突然我感到仿佛仿佛什么东西正在扼杀我我开始恐慌,因为我无法呼吸。我尝试尖叫,但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彼得·扈利Peter Khoury),ufocasebook.com

躺在自己床上时,他觉得有什么东西抓住自己的脚踝。他突然感觉僵直麻痹,但还是有意识。然后他注意到床边有三四个戴着帽子的小身影

同时,以上记述的特征对出体旅行和清明梦来说也是典型的!那不奇怪吗?我的练习者们在表现出相同特征的体验中也遇到了同样的东西,那不是有点奇怪吗?区别只是,我的练习者们对于发生的事情并不危言耸听,因为他们已经明白,出体旅行者在第一次冒险期间可能经历任何事情。我们的网站论坛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以下仅举出几例:

莉莉娅(Lilia

有些异动发生,那时候我刚入睡。我听到有声音,似乎是有人从浴室中的椅子上跳下来,但是家里没养猫。后来我听到脚步声。我一生中,以前从未体验过这样致命的恐惧,以后也不会有。我是睡在客厅,可以看见自家的前门。这道门开始打开,但是看不到是谁打开的。他们开始从左边朝我走来的时候,我才从侧边突然看见他们。他们身高约6英尺,半透明,我可以透过他们看到墙壁。他们的双眼光芒四射,呈杏仁形状,有着漂亮的绿松石的颜色。我想起床或呼救,但是我连一个手指头都动弹不了

斯凯尔(Skyer

我睡在地上。醒来了。像以往的任何早晨一样,躺在床上,半醒着,看着天花板,计划着这一天怎么过。突然听到有人在走廊走动。我在办公室度过了整晚装甲门是从里面锁住的窗户是用钢条加固的。我怀着恐惧,麻痹了那道门开始缓缓打开,一个高约6英尺的东西进入了房间。他有黄绿色的皮肤,又大又纤细的头

罗曼26Roman 26

在沙发上睡着后,我夜里醒来,一跃而起。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突然一个不详而可怕的侏儒一样的东西出现在远离我的那个角落里。一切如此真实,以至于我吓得僵住了,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斯特莱斯(Stress

一声巨响,然后感到倒塌我在恐慌,从未有过的害怕,还感觉他们要拿走我的灵魂。我尝试起床、睁眼、活动,但全都毫无结果。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整个身体都麻痹了,这让我更加害怕

以上只是贴在我们论坛上的第一手记述的其中几例,但没人会说我们的网站都是关于不明飞行物的。人们就是在开发新能力。我的建议是,“绑架”和出体练习之间的区别只在于对事件的解释。当然,你可能会说,这些现象并非相互排斥的,而且外星人可能会利用我们的这种能力以便于“绑架”。但是,如果你靠自己的自由意志出体,然后自己去找外星人,与他们交谈,那还算是“绑架”吗?同时,并没有任何东西阻挡你想和外星人一起做的任何事一旦我明白了自己真的没有被绑架,我就放开了去遇见外星人,以便克服我对他们的恐惧。如果我的练习者们大多数都至少有一次故意遇到过外星人,那又怎么说呢?

关于与不明飞行物和外星人相遇的所有报道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包含自发出体体验的明显证据。而至少另有三分之一的这类报道中,即便出体体验很明显就是潜在现象,但是细节不是缺失就是遗漏(往往是故意的,目的是掩盖不一致的地方)。在此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明:

凯利·卡希尔(Kelly Cahill),ufocasebook.com

午夜后,卡希尔一家在回家的路上,第一次注意到了周围有多个窗口的圆形飞行器的灯光。那灯光片刻将黑夜变成了白昼,似乎在一两秒钟之内,灯光突然就消失了,凯利因此镇静下来,现在很放松。凯利开口(对丈夫)说的第一句话是,“发生什么事了,我有晕过去过吗?”她的丈夫什么也没说,因为他没答案给自己的妻子。他小心翼翼地开车载着家人回家。

我认为现在已经很明显了,凯利打从故事一开始就打瞌睡了,因为夜晚行车,进入了睡眠麻痹,而且一切都是在真实世界之外发生的,只有她一个人知晓。然而,那些感觉太真实,以至于她有不同的解释,认为丈夫只是被抹去了记忆。结果是令人震惊的,她的故事成了证实外星文明存在的最广为流传的记述之一。

但是为什么会发生这些“绑架”呢?机制很简单:有时候意识头脑比身体先醒来,或者身体比意识头脑先入睡。那时,即便感官知觉方面什么也没改变,但人们发现自己在真实世界之外。那就是自发出体体验。如果对发生的事情产生怀疑,那么,内部的恐惧和期待就会立即到达表面并以最真实的方式表现出来。如果说天使和天神以前造访凡人,那么在电视里充斥着对外星人的谈论的时代,也没有别的什么好期待。

一个人期待上帝或期待火星来客时,自发出体会导致什么呢,我们已经讨论了这个问题。但是现在,当一个人的头脑被外星人或天使以外的东西占据,会发生什么呢,作为证据,来看看同样自发进入此状体的一个孩子所给的记述:

阿瑞斯(Azwraith))

那件事发生在我8岁那年冬天的深夜。我半夜醒来,看到外面还有灯光,感到惊奇。我走向浴室 弄了些水,走向窗户,然后差点摔了杯子,因为看到侏儒大小的什么东西跑过窗台,声音很响。那东西大约和窗户一样高,呈人形,穿着小小的黑靴子,亮绿色条纹袜子,亮红色夹克,还戴着同色的连衣帽 我害怕极了,我想我应该跑开,藏起来,但是出于纯粹的好奇,我决定移到移窗户近点的地方,搞清楚我刚刚是不是看到了东西。走到床边,我看到一个奇怪的物体从房子的一个角落飞了出去。我从轮廓和形状认出了这个物体:是圣诞老人的雪橇!

成千上万的人参加过我的讲习班,他们中的很多人在体验了睡眠麻痹、自发出体或甚至“外星人绑架”之后开始对出体旅行感兴趣。对自发出体体验的外星人绑架解释和这种体验本身一样普遍。单是根据在美国进行的调查,10%的美国人声称至少有一次被外星人绑架。

结论: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现象不能证明好奇的外星人的存在,但却证明了我们所拥有的不只是通常被困住的肉身。同样,这一点在练习中很容易得到证明。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出体旅行技巧与外星人接触。

第三章:活着时如何看见隧道尽头明亮的光

濒死体验其实只是或多或少简单地看看死后的生命。遗憾的是,我们现在讨论的正是这种现象。之所以说“遗憾”,是因为你将不得不从完全不同的视角来研究其性质。简单点说,很明显,临床死亡时的濒死体验,其性质和出体体验和清明梦的性质一样。但是,出体体验和清明梦不知何故无法证明死后生命的存在,甚至还驳倒某些通常超前的主张。研究这个问题之前,我想首先说明,我并不是试图证明死后生命不存在。我只想证明,与死后生命问题相关的现象之一可能具有完全不同的本质和意义。

也许,一开始我们可以说,从纯逻辑的视角来看,认为“濒死”体验发生在接近实际死亡的时刻,这是错误的因为对于濒死体验的记述总是和活人相关也许濒死体验与生命的关系比与死亡的关系更大。我也想说明,我们会引用其书籍的蒙德·穆迪(Raymond Moody)并没有说他收集的记述是死后灵魂和生命继续生存的确凿证据。他只是做了一个假设,并使用他收集到的出色的证明来支持这个假设。

你会不得不承认,要不是事先知道以下记述属于处在死亡边缘的人,很容易就会认为这些记述都是好好活着的出体旅行练习者写的:

(雷蒙德·A·穆迪所写的《生命不息》)

我能够感觉自己正在出体,在床垫和床边栏杆之间往下滑,实际上仿佛是我通过栏杆往下滑到地上。然后,我开始缓缓上升

(雷蒙德·A·穆迪所写的《生命不息》)

那时候,我有点儿失去了时间感,就我的身体而言,我失去了身体的真实,我失去了身体的触觉。我的存在或我的自我或我的灵魂,或你想叫它什么都可以,我感觉它升起来,脱离了我,从我的头部出去了。而且并不是什么会伤人的东西,它只是仿佛升起来,飘在我的上方 …

(雷蒙德·A·穆迪所写的《生命不息》)

我在桌子上方,可以看见他们在做的一切事情。我知道我要死了,这就是我的灵魂。我忧心我的孩子,忧心以后谁来照顾他们。所以,我还没准备要走

反过来,阅读出体练习者的体验时,可能就会认为那是对死亡之际所经历的情形的描述,尤其是考虑到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即将死亡的感觉是出体时体验到的最常见的感觉。

在未控制的出体过程中,你最害怕或期待的事情就正好会发生在你身上。正因为这样,才有了关于天神、灵魂飞升、不明飞行物的报道。简单点说,当意识头脑“打开”,但身体“关闭”时,就会发生出体。显然,同样的事情在麻醉状态下或垂死时会发生,而且往往确实发生了。也就是说,人们就像出体旅行练习者一样,进入了同样的状态。如果你在手术台上或在病重期间,碰巧发现自己处于这样一种情形,则十之八九,你的想法会是关于上帝、天使,尽头处有一道明亮的光的隧道,而你将看到的就正如你所想。

濒死体验所具有的特征,出体旅行全都具有。例如,看见自己的身体躺在床上:

(雷蒙德·A·穆迪所写的《生命不息》)

他“可以看见我周围的一切,包括我的整个身体,它就躺在床上,没有占任何空间” …

西格玛先生(Mister SIGMA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就要穿过天花板了,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被拉得越来越高。我很怕这是已经死亡了,我对未知的恐惧超过了我对死亡的恐惧。一切发生得太快,我还没准备好接受这样的变化…我在自己的房间飞来飞去,看见自己躺在床上

发光的飞行球体:

(雷蒙德·A·穆迪所写的《生命不息》)

我在剧痛中醒来,翻来覆去,想找到一个较为舒适的姿势,但是就在那时,一道光出现在房间的角落里,就在天花板下方。那只是一个光球,差不多像个地球仪的样子,不是很大,让我说,直径不过十二到十五英寸…我感觉像是被拉起来,正离开自己的身体,当我向着房间的天花板往上升的时候,我往回看,看到自己的身体躺在床上

路克里诺克(Ruklinok

我正漂浮在床上方大约一英尺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我背部下方的一切都被照亮。我越过自己的左肩看过去,看到一个明亮的白色球体,离我的肩胛骨大约六英寸,就是这个球体正在照亮房间…

阶段性缺乏身体感知:

(雷蒙德·A·穆迪所写的《生命不息》)

垂死的人,其灵魂、头脑、意识(或你想怎么叫都可以)从身体中释放出来,他们说,根本没有感到释放后自己处于任何形式的“身体”中

托力克(Tolik

这令人费解,没有任何感觉,看不到自己的双手。我像是一个透明的球体,悬在床上方的墙壁上

同时,即便是大肆宣传的光亮隧道也并非濒死体验的专属领域:

(雷蒙德·A·穆迪所写的《生命不息》)

我正穿过这里,你会想这很奇怪,穿过这又长又黑的地方。似乎是下水道还是什么,我没法跟你描述清楚。我一直在移动,一直用这种噪声,这种回荡的噪声打着节拍

伊戈尔.LIgor.L

飞过隧道时,我注意到隧道有很多石脊和道路。尽头处有一道明亮的光。我对发生的事情感到有兴趣,进入了另一种现实

两种体验之间的相似性是不可避免的。即便是对于两种直接体验都没有的人来说,这一点也是很明显的。随着出体练习者的人数继续增加,我一直都遇到越来越多的人同时具有这两种类型的体验。而且你知道他们说什么吗?他们说这两种体验是相同的!二者之间并无根本区别,不同的只是,自己练习出体的时候并不用冒死亡风险。

还有另外一个有力的论据支持濒死体验和出体旅行是一回事:虚假濒死体验。虚假濒死体验同真正的濒死体验并无区别。举个例子,有一次,有个人来找我,开始告诉我关于他如何经历过临床死亡、出体、穿越隧道等等。但是问了他一些问题之后,事情变得清楚,根本没发生过临床死亡,而其它的体验发生在标准的自发出体期间。这是因为,当医生确定心脏骤停的事实时,才算是临床死亡,临床死亡不同于吃了果酱甜甜圈组成的丰盛早餐后打瞌睡。

而且,很容易得出结论,认为有出体体验时是自己要死了。所有出体体验者有大约五分之一都抱有这种想法。即便是有了几千次出体体验后,我有时还是会陷入这种恐惧。更何况是新手,他们往往刚刚出体就赶紧畏缩回体了:

布都西(Budushee

我真的跌到地上,但身体并没有因此有任何感觉,只是觉得恐慌,感到一种死亡逼近的预兆 …

尤里(Yuri

完全意识到自己的形态后,我清楚地明白了,我没有身体,我的身体就是不见了!我第一个想法就是,“那么死亡就是这样的吧!”

莉莉娅(Lilia

就是那时候,我觉得自己要死了,这吓到了我。我跑到客厅,看见自己躺在床上。于是我跳回自己的身体里 …

但是,你可能会认为,凭我上面所讲的全部内容,刚好是证明了死后是有生命的。实际上,正确的推断是,我们可以在没有死亡威胁的情况下具有濒死体验。同时,在此还有一个新发现。在我练习出体旅行的头几年中,我确信,自己的灵魂真的在离开身体,而我因此是不朽的。但是进行了无尽的实验后,证明了我的“灵魂”根本不是通过真实的世界在旅行,而是通过完全不同的其它什么东西。有可能,即使那比真实的世界还显得真实,也全都不过是精神投射而已。许多人认为那是一个平行世界。但在此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个很复杂的问题,许多答案都是有可能的。

结论:有可能,濒死体验重要的地方,并不是能够证明死后生命的存在,而是能够证明我们所有人在真实世界所拥有的能力比我们意识到的能力多得多,即便我们在关键情形中才认识到这一点。加强这一点的是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任何人都可以根据以技巧为基础的特别程序,在生命或肢体不受威胁的情况下,体验这种“濒死”情形。

第四章:进化

所述现象的群体性质

我们有三种节选:一种引自《圣经》中关于上帝显现的故事,一种引自外星人绑架故事,一种引自濒死体验证明,如果把这三种都结合起来,会发生什么呢?

当别人都在沉睡的时候,它就像夜里的异像来临。恐惧战兢临到我身,使我百骨战抖。后来我听到一个声音说,“我们为你而来你不会受伤害。” 我能够感觉自己正在出体,在床垫和床边栏杆之间往下滑,实际上仿佛是我通过栏杆往下滑到地上。然后,我开始缓缓上升…

自己有过数千次出体体验并分析了数千次别人的出体体验之后,我可以明确地说,上面这个例子是第一次出体的经典例子,对于新手来说很典型。

很可能,此类现象之间具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可能它们具有同样的性质。这不考虑数以百计的神秘超自然学校,在这类学校中,被冠以各种不同名称的同样的练习作为发展的顶点,独树一帜。

用几句话来说明这种现象的群体规模,也还是很重要的。四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在入睡或睡醒时体验过出体。三个人中就有一个人至少体验过一次睡眠麻痹。两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报告自己在做梦时变得有意识。每个人都以一种浅显的或无法识别的形式遇到过这种现象。举个例子,睡醒时所有的活动和感觉有三分之一不是真实的。有多少次,你已经醒了,做了什么事,然后又回去睡了,一点都没怀疑其实这一切在真实的世界并没有发生?

从所有记述来看,这种现象很明显是一种群体现象,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我可以保证这一点,而且我可以教任何人具有出体体验。

意识进化的一个新阶段

我们的这种能力始终伴随着我们,一直影响我们。直到现在,我们才看到了正确的方向并最终看到了这类显而易见却又被忽略的现象,这类迄今为止让无数人头脑混乱的秘密现象。这类现象可以列出一长串来,在此之前它们之间似乎一直没有关系,是时候该我们认识到其作为共同点的应有逻辑作用了,不是吗?世界会变得更简单,到时候我们会更了解自己,不是吗?

事实上,若干完全不同的但迄今为止无与伦比的现象的某些共性对我来说变得清晰简单起来,这得益于我在这个领域的活动和个人体验。我必须得出的结论是,有一些起作用的共同点。

人类具有非凡的适应能力并在不断进化。虽然现在很难想象,但是不过几千年前,我们的意识和自我意识似乎就完全不同,其存在形式就是不同于现在为人所熟知的形式。今天发生的事情可以解释为自然进化,也可以解释为社会(文化)进化。

完全有可能的情况是,意识知觉一旦已经发展到消耗我们整个醒着的生命,就要进化到似乎不可能的意识状态:身体睡着时发生的意识状态。直白点说,意识跑出了我们醒着的头脑空间,继续扩张到大脑深处。这个过程的唯一证据是:半数的人报告自己在梦中明显有百分百意识知觉体验。

同时,关于出体体验现象的起源,有另一种看法,其注重科学和文化方面的根本转变。即使只是三四百年前,智力平均水平也远不及今天的一半。由于现代的教育体系,洪水一般庞大的信息,闪电般快速的通信,我们的意识头脑不得不充分利用其资源,达到其能力的极致。也许这种能力还不够。我们的颅骨内装得太满了,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意识溢出来,去了似乎本不该去或不能去的地方。由于现代社会所引起的超负荷,意识就是没地方可去。因此,睡醒时或整个做梦期间发生的自发解离越来越频繁。在在过去也发生过,但很少。而现在却呈现出连续不断的性质。

就所有的记述来看,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新时代的突破阶段:对头脑和意识的一种新状态的挖掘,已经成为人类进化的下一个逻辑成果。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儿童,他们有出体体验倾向。许多成人就是忘了,其实在较早的童年时期,具有出体体验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常态。在我的练习课程中,我遇到很多人,他们记得自己小时候如何经常有出体体验。我有过机会和儿童谈话,他们坚持认为,自己甚至在会说话之前就能够自由应用出体体验了,但是后来随着年龄增长,这种体验发生得越来越少,也就逐渐忘了这回事。这能够说明意识的自然进化,或反过来说明意识的衰退…

不管是二者中的哪一种,我们都可以将注意力转向我们所拥有的意识的这一新状态。这种状态可能刚开始发展。如果说,早些时候我们只有三种主要的完全不同的状态:清醒状态、快速眼睛活动(REM)睡眠状态、非快速眼睛活动睡眠(non-REM)状态,那么,我们现在所处的状态介于清醒状态和REM状态之间,兼具二者的特征。斯坦福大学的斯蒂芬·拉伯奇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迈出了第一步,科学地证明了这种状态的存在,成功地进行了关于梦时意识的实验。同时,现在很明显,这个实验的结果对远远更多的现象均具有意义。已经完全明显的是,梦时意识和出体体验几乎就是一回事,但是梦时意识的发生是不同的方法导致的。我们已经在大量的现象中认出了自发出体现象。

然而,当你在上文中任何部分看见“做梦”一词时,不要以为体验这个现象本身感觉像是在梦中。我们已经鉴定了大量的案例,在这些案例中,超真实的感觉让人们以为自己要死了,看见上帝,或遇见外星人。往往引入“超现实主义”这个词来描述这种体验:在大多数出体情形中,每种感觉都得到充分加强,以至于相比之下,真实的世界似乎像一个模糊的梦。

我们出体时,到底去了哪里,这一点我根本没兴趣讨论。我的任务只是让人们知道有机会出体,并教会人们如何利用它。同时,练习者可以自己决定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些人认为自己在通过真实世界以灵魂的形式旅行。其他人认为自己的灵魂在平行世界到处走。另有一些人认为那不过是一种精神状态。

未来

在一定时间内,我们将全部生活在两个世界,这完全有可能。事实上,出体旅行和清明梦练习者已经做到了。但在此我们讨论的不是练习,而是将来对我们来说完全正常的一种普通能力。

举个例子,某人傍晚或下午上床时,他会很轻松地立即出体,然后做很多有趣的事情。早晨睡醒之前,会有时可以有意识地花些时间脱离肉身,然后再回体。实事求是地讲,在我们的生命中,我们每天将有23个小时的额外时间。考虑到出体时拥有的发达的感知能力,这两个小时的时间更像是一种双重生命。我们没别的叫法,就把它叫做“同时活在两个世界”。而这将成为完全普通的现象。

这个过程要花多长时间?什么时候这个过程对所有人类都变得自然?也许是几十年。也许是一百年或一千年。也就是说,无论是哪种情况,我们都得等过了若干代人之后,这种能力变成每个人天生的正常能力。不过,由于有了基于技巧的程序,所有人都可以获得这种能力。只需要一定的努力。所有指导在我的网站www.obe4u.com上都有提供。

我们会将这种技能用于各种各样的目的,而出体旅行练习者已经实现了这些目的:在时间和空间中旅行;遇见任何人,活着的或死了的都可以;获取信息;自愈;艺术应用;娱乐等等。本质上来说,一个新的世界正在我们面前敞开,在这个世界里,一切皆有可能,一切皆可获取。而且这全都带有完全有意识的知觉,带有比真实世界更生动的身体感知。也许这就是天堂本身?

有人认为,我们出体时进入了某个平行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一切都被信息场和其它某些类似的东西控制。如果站在务实的立场,最好是把出体状态称为一种新开发的精神状态,在这种状态中,所有事件都被我们自己及其强大的潜意识所控制,这种潜意识运用了奇异的计算资源。任何一台超级电脑的计算能力,与我们自己的潜意识头脑的计算能力相比,不过是一星半点。潜意识头脑行动起来会让你感到震惊。这种状态如此深奥,以至于古人似乎将这种状态的发生归因于上帝。这一点在关键的《圣经》经文中几乎是直接提及的,那经文明确说明了拥有自发出体体验的理想时间:

(《约伯记》,第4章)

14上帝一再开口,但是没有人留心听他的话。

15人躺在床上沉睡的时候,神就用梦和夜间的异象;

16开通他们的耳朵,将当受的教训印在他们心上